快三投注平台

组织机构

首页 >> 正文

“因为我是一名老共产党员!”——我校离退休老党员抗震救灾捐款纪实

发布时间:2019-10-16 15:59:54  

截至6月2日,在此次抗震救灾捐款中我校党员缴纳抗震救灾“特殊党费”847145.70元,其中离退休党总支共缴纳89160.00元。这些离退休教师中,有95岁高龄的耄耋老人,有两次捐款总计4000元的老党员夫妇,也有将自己的全部奉献给党和人民的老教师……他们用无私和忠诚完美地诠释了久经考验的共产党员的精神内涵。他们的事迹,不会因岁月的流逝而蒙尘,因为我们会永远铭记在心!

危难之际,每一个党组织都是一个战斗堡垒

在缴纳特殊党费时,离退休党总支第二党支部的28名党员共捐款14000元,平均每人捐款500元,其中7位老师捐款超过1000元!他们用行动证明:危难之际,每一个党组织都是一个战斗堡垒!每一位共产党员都是先锋军!

尹德一老师退休前是我校西语学院的一名英语教师,退休后任离退休党总支第二支部支委。5月12日的晚上,尹老一如往常收看《新闻联播》,一条新闻让他控制不住泪水的闸门:画面中满眼的断壁残垣,废墟下声声微弱的呼喊,如同一根刺扎进他的心。年近古稀的尹老再也坐不往了,他拿出了500元钱,也为身在北京照顾小外孙的老伴拿出了500元钱,在学校组织捐款的时候如数捐了出去。

而后的几天,尹老天天看新闻,一次次的心痛如绞,也一次次的泪眼婆娑。他一直在想,如果再有机会捐款,一定还要捐,而且捐的要比上次更多。当得知学校党委号召党员缴纳特殊党费时,尹老激动不已,这次他打算和老伴各捐1000元。他给老伴打去电话,问问她的意见,毕竟,这是他们大半个月的工资。也 许是多年的心有灵犀,又或许是同为老党员的责任感,老伴没等他说,也提出捐1000元,夫妻俩不谋而合!在电话里,他们互相说着这几天来在电视中看到的见闻感受,聊着聊着,老伴对他说:“1000块钱有点少,咱们每人捐1500吧!”“好,就捐1500!”尹老毫不犹豫。但谁又知道,这相当于他们一个月的工资!

尹德一老师毕业于北京大学英语系,老伴郭秀兰毕业于南开大学英语系,退休前是我校外语教研部的英语老师。有着30多年党龄的尹老说:“我1949年上小学,没有党就没有我的今天。我们受到党多年的培养,在党和国家需要我们的时候,只要党一声召唤,我们就一定会义无反顾、挺身而出。因为我是一名共产党员......”尹老师眼含热泪,说出了这句响当当的誓言。尽管已经倾囊而出,尹老还觉得自己做的不够,他说:“我们做的实在有限,就像密林之一叶,沧海之一粟。但无论多少,都是我们对党的赤诚。每个人贡献一点,13亿人就能积少成多。”

为了能尽快收齐党费,尹老不顾身体,顶着炎炎的烈日,挨家挨户地上门收取。说起自己在收党费时接触的这些老党员,尹老感慨不已。

在来到满玉华老师家时,满老师二话不说将身上的1000元钱全部捐出。尹老不知怎样能表达自己的心情,他代表党支部,向满老师深情地鞠了一躬!

蔡学举老师总是一刻不离地在医院照顾生病的老伴,接到缴纳特殊党费的通知后,他打车赶到党支部及时交纳党费,又打车回到医院。

王乃仁老师生前是我校俄语教研室的一名研究员,早在老外专时期就从事俄语研究工作,著名的《俄汉大辞典》中就有他的一份功劳。身有残疾的王老身高只有一米三十多,但却始终以高度的热忱对待工作。他的同事回忆说,王老在编纂词典的时候,时常说着这样一句话:“我要把词典编得和我一样高。”王老的生活却非常拮据:身体同样患有残疾的老伴需要大量的医疗费,女儿、女婿双双下岗,没有固定工作,全家人都只靠王老微薄的退休金度日。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身为烈士子女的他却始终秉承着革命人的光荣传统,积极为灾区人民捐款:在学校,他捐了500元;在社区,他捐了300元;缴纳特殊党费时,他交了1000元!很多人都说,王老把自己的救命钱全捐了!就在交完党费的几天后,王老病重住院,却再也没有醒来。在生命的最后岁月,王老向党和人民贡献了自己的全部,他什么都没有留下,只留下了那一腔永远不会冰冷的赤诚!

关键时刻,老党员绽放党性光辉

5月15日一早,我校老校长、红军老战士邹宝骧,委托校离退休工作处处长徐学绅和副处长孙柏祥向地震灾区人民捐出了三万元爱心款。“国难当头,作为一名老党员,我不能无动于衷”。对于邹老捐款时所说的话,徐学绅处长仍然记忆犹新。

当得知汶川发生大地震后,95岁高龄的邹宝骧老人心急如焚,他连忙给离退休工作处的工作人员打去电话,说:“女儿从国外归来,身上带了一些钱,我家想为灾区人民捐款,不知组织可否接受。”考虑到邹老年事已高,工作人员主动来到了邹老家中。邹老和他的女儿将3万元人民币交到了工作人员的手里,他的女儿表示:“虽然我已经加入了美国国籍,但我时刻没有忘记自己仍然是一名中国人。国家有难,灾区人民的事就是每个中国人的事。我和父亲要向灾区人民献上一片心意”。在场人员无不感动于老校长父女两代的爱国情怀。

邹宝骧老校长早在1936年就参加了革命工作,1978至1983年间曾担任黑龙江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离休后,邹老对国家大事仍然十分关心。据徐处长介绍,在政治上邹老对自己一直要求十分严格。他平日里喜欢读书看报,常年订阅《人民日报》来武装自己的头脑。在我校举办的历次赈灾活动当中,邹老也始终表现得积极踊跃。虽然邹老在经济上不是很富裕,甚至距离普通的教师家庭还有一定的差距,但是他依然心系灾区,牵挂灾民。

5月26日,离退休工作处迎来了一位老党员,他刚从外地风尘仆仆赶回,就来到学校向组织缴纳了1000元人民币的特殊党费。他就是曾经爬过雪山,走过草地,现年已85岁高龄的离休老干部秦友德老人。

听到四川汶川一带发生地震时,秦老还身在外地。灾情之大,波及范围之广,让老人十分震惊,电视上时刻滚动播放的救灾画面无不牵动着这位老人的心。回家后的第二天,秦老师立即来到学校,郑重地向组织缴纳了“特殊党费”1000元人民币。

秦老虽已年过八十,但是仍精神矍铄,声如洪钟,这与他早年参加革命的戎马生涯不无关系。1934年,十岁的秦友德加入了红军第四方面军,曾经是朱德元帅的一名“小鬼”。回忆起长征,秦友德老人历历在目,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一样不曾忘却,那是他一生都引以为豪的一段宝贵经历。他坦诚地表示:“长征很艰苦,不但要克服气候的不利因素,还要有坚强的心理素质。”正是长征的历练,才造就了他多年来坚强乐观的品质。“现在国家遭受这么大的损失,我们也应当坚强地面对灾难。至于我捐的这点钱,无所谓!”老人朴实的话语难掩一位老红军、老党员对国家和人民至诚至真的热爱。

熊振威老人原是我校的副校长,在电视中看到中组部号召缴纳特殊党员的新闻后,熊老立即捐出了500元,是第一位缴纳“特殊党费”的离退休老党员。

地震发生后,熊老一直关注着中央电视台的各种关于地震的报道和各大报纸上的最新动态。缴纳“特殊党费”对于熊老来说又是一个贡献力量的机会,之前他就已经和老伴各捐了100元钱。他说:“灾区现在十分困难,我作为老党员、老校长、老干部应该再尽点力。”当听到中央组织部发出号召党员向四川地震灾区捐款时,他又拿出了500元钱,郑重地把钱交到了总支书记朱瑞林手中。

今年82岁高龄的熊老于1948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这个让他这一生都感到无比荣幸和自豪的组织。“我已入党60年了!是党培养和教育了我。这次地震,国家和人民遭受了这么大的损失,我做点小事虽然不能帮多大的忙,但希望在党的领导和大家的共同努力下,灾区人民早日恢复生产,走出困难。我更加希望全国人民都能团结一致、众志成城,共同帮助灾区人民度过困难。”老人不多的几句话里,充满了他对党和政府的感恩回报之情,也充满了他个人对所有灾区群众的关心和祝福,所有的爱心都凝聚在他无言的行动中。

他们卧病在床,可心却从未停止挂念

“我做的还远远不够好。假如我还年轻?熏假如我的身体健康,我一定会冲到四川抗震救灾的第一线,做一名战士,用我自己的力量挽救生命,帮助同胞们重建家园!”离退休老干部吴立云老人在谈及为四川灾区捐款时这样说道。

八十六岁的吴立云老人退休前是我校哲学院的一名教师。吴老1946年入党,是一位参加过解放战争的老革命。现在的他患有严重的脊髓炎、疑似骨癌,无情的病魔使他无法正常行走,剧烈的疼痛更让他力不堪忍,可是这一切并没有磨灭他乐观的意志,更丝毫没有动摇过他对祖国、对民生的关切之心。从得知汶川发生大地震那天起,他每天都会强忍病痛坚持看两个小时的新闻,了解抗震救灾的最新消息,并在地震发生后最短的时间里捐出了自己拿来治病的200元钱。老人的生活并不宽裕,可是在这不久后,他又让自己的女儿替自己将200元的“特殊党费”上交给了党支部。

走进吴老的家,摆设清贫无华却又干净整洁。老人身着一件普通的白色汗衫,坐在一把老旧的木椅上同记者聊起来。当谈及地震灾情时,乐观的老人却不禁双眼噙满泪水,他说:“我知道发生了大地震后,为我们的国家痛心,为我们的人民痛心。我是一名老党员,我有我的党性,在国家、人民需要时,我理应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这次地震波及范围这么广、受灾程度这么重,可是在党的正确指导下,灾民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好,作为一名老党员,看到这一切,心里感觉到的是由衷的欣慰和温暖。”

当谈到对党的感情时,吴老动情地说:“我是人民的儿子。是群众,是组织把我培养成才。现在,过年过节组织上还会来送东西,看望我。我很感动,也懂得回报。”

白发之悲,白发之爱让我们为之动容,朴实的话语更让我们铭记。这便是一名永远不老的战士,一位中国共产党的老党员,一个中国人民的儿子发自心底的声音。

樊树纯老人退休前也是我校哲学院的教师,严重的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使他常年瘫痪在床,行动不便。考虑到樊老的身体,组织并没有通知他捐款。在未接到捐款通知的情况下,樊老在地震第二天主动向组织捐款100元。随后,在交纳“特殊党费”时又捐出100元。1964年入党的樊老,用自己无私的爱,彰显了一名老党员对祖国、对人民的赤诚之心。

5月12日下午,当第一次从新闻中得知汶川大地震的消息时,年近古稀的老人再也抑制不住沉痛的心情,面对电视中的受灾场景一次次潸然泪下。老人的生活并不宽裕,还要负担大量的医药费,却毅然决定要拿出要给自己治病的救命钱为灾区人民献一份力。当记者问到他当时的所思所感时,老人只是摆摆手,朴实地说了一句:“这没什么的,没什么……”眼中却早已噙满了泪水。

樊老的老伴说:“老樊平时就是一个非常热心的人。对学校、对同事都是有求必应,有忙必帮。”这次大地震,对老人的心也是一次很大的震撼,多年的党性使病床上的他迫切地想要做些什么。也正是这种作为一名老党员、老干部忧国忧民的精神动力支撑着他去不顾自我地奉献。他反复叮嘱老伴:“快去给我送钱去。”

没有华丽的辞藻,有的只是对灾区人民深沉的关爱和一名老党员发自内心最朴实的爱国情怀。

先天下之忧而忧,这是一名共产党员的觉悟

在离退休党总支的办公室,朱瑞林副书记给记者看了这样一张假条。他从档案柜里的文件夹中取出假条,十分小心地平展开,假条上工工整整地写着:

“马老师:

我今天有一个预约,所以不能来参加支部的生活会,特此请假。

我今天有个小建议:惊悉四川地区遭受重大地震灾害,当地人民生命财产遭受重大损失。因此,我建议:作为一名老党员,不能直接参与抗震救灾,应该响应党中央的号召,众志成城,抗震救灾献爱心。为表达自己的一点心愿,捐献一百元,也建议我们老党员、老同志都行动起来,献上一份爱心。

卢爱文

5.13”

通过落款我们能看出,这是地震的第二天。朱书记说:“那天,身体不好的卢老师拄着拐送来了假条,他是我们这里第一位来捐款的。”

是什么使得卢老胸怀如此“先天下之忧而忧”的觉悟和敏感?芽“党员是有作风的,无论什么时候都应冲在最前面,这样我党才有凝聚力。”卢老师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我看见电视上的报道,眼睛就湿润了。我不能亲临地震现场,还想为灾区人民做点贡献,我只能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但有时候真的无能为力啊。我想,那我就捐点钱吧,我不为有多大名声,只想对人有用。”于是,地震发生的第二天,他就给组织送去了捐款。

其实,卢爱文老师的家庭并不是十分富裕,他退休时间早,工资低,由于患有股骨头坏死,加之多年来的高血压,每年花在医疗上的费用就占去了收入的三分之一。周围的同事、亲人都知道,卢老平时省吃俭用,吃的是市场上最便宜的菜,自己从不买衣服,儿女给买的衣服他一穿就是好多年,他还总拣别人的旧衣服穿,孙子穿过的他也要。

对自己的生活如此吝啬,对国家和人民却又是那么的慷慨。自退休以来,卢老一直关注着社会。有儿童上不起学,他把钱捐给希望工程;农村老家有困难,他把钱又捐给家乡。他总是想着自己能为别人做些什么。

多年积淀中形成的共产党员先进性在我校的老党员身上,总是这么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来,使得他们时刻心系国家,心系人民。更多更多的老党员都表示,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自己不能上前线,就要在后方出力,用自己的行动为党旗增辉,“因为我是一名老共产党员”。正如离退休党总支书记杨玉斌总结的那样:“共产党员的本质就是无私奉献。党培养我们,我们在党和国家需要的时候,就要牢记入党誓词,奋不顾身,冲在第一线。”副书记罗盛希也说:“尽管看到地震我很悲痛,但我同时也为我们党员的精神面貌所感动,为我们民族的集体凝聚力而自豪。”

黑龙江大学源于战火纷飞时期的延安抗大,忧国忧民的责任心和济世兴邦的使命感使得一代又一代的黑大人投身于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祖国建设的伟大历史洪流中,创造出永不磨灭的丰功伟绩,也形成了“禀承传统、志存高远、自强不息”的大学精神主旨。而这些舍己为国,一心记挂人民的老党员,无疑是这种大学精神的最好见证,也必将成为后来人前行道路上一座不朽的丰碑!

关闭